奇妙的愛情


我想想又看看手錶,十一時半了 ,乘小巴己沒有人,我在車尾前一卡座位看著四級畫報,我以為到杏花村,出聲叫我認識的小巴司機阿達︰「死仔達,到了都不叫我,你傻了嗎?」
阿達望倒後鏡後︰「大頭文,拿隻死眼出來看啦,連西灣河都未到呀,咪只顧睇鹹濕畫報啦!」
回頭一看,真的剛到西灣河頭,被人插一「野」真無癮。衹怪自己無看清楚。突車停了,一個妙齡少女步入車內行至尾座位,坐下就看書了。我的視線立刻盯著她,心想突然【無名慾起】。行前吩咐阿達專心駕駛,阿達立刻知我心意。
我悄悄的接近她,故意坐在她隔離,我看看又想想,她好像一個演員,但一間又記不起。但看著她又好像以前一位舊同學,腦裡突然一閃,認定是以前曾暗戀過我的人,可惜當時大家無膽表白,她叫文頌嫻,我當時叫她小嫻。我不作他想了,因性慾高漲的我,已選定奸魔今次的目標了。
我故意又坐近。我開聲問︰「小姐,恕我唐突,妳不是文頌嫻、小嫻呢!我是林……」
她抬頭看我後第一時間搶先說︰「你是大頭文!很久沒見面了,你好嗎?」
原來真小嫻。我的慾火隨高一些,心想應容易下手,於是就膽大起來了。我一面說話、一手己不規舉的轉動。
「原來真是妳、小嫻,我幾好,【無穿無癩】,真是合巧了,你住那裡呀?」
「我住柴…啊啊…你不要這樣啦?」
因我的手已伸到她滑滑的大腿裡摸,但她只有微言,雙手只是緊緊攬著書本,【】低著頭,見小嫻不反抗,我就大膽起來,初時手只是在她大腿露出的位置撫摸,漸漸越摸越入,已在她的短裙內遊走。
「請你別這樣……」小嫻可能想用嚴厲一點的語氣,可是強不出來,反而我有點心甜感覺,漸漸將手從後背攬過去,她的身材確細小,我的手繞過背後還有空位摸她的左邊胸前。
小嫻又發出第二次略大聲音:「請你停一停手……啊呀啊…呀啊…」
說到一半真的停,是她停口吧了。因為我的手已經伸在她裙內的私人範圍了,她只有用力地將雙腳合得緊緊,不讓我的手摸入她最私人的地方。而我也不強來,就在輕輕扯扯她的內褲,還越扯越下,小嫻驚覺我的動作,唯有用單手緊按著我的手。另一隻手指向前面師機又細語︰「不要啦……他…!」
我笑說︰「你不要驚,無我命令他不會看我們的。」
我上面的手在輕輕搾著她的乳房,她已發出微微的叫聲,雖然隔著她上身的毛衣和其他衣服,但我的經驗可以告訴我,小嫻的上圍會是32吋,僅屬於B級,但彈性十足。以她嬌小的身型而有驕人的上圍身段,己相當難得了。真是所謂「胸大腰纖臀肉實 ,搾圓弄揙任你掘。」
我進一步拉起小嫻的毛衣和上身衣服,把手伸入內再感覺實物一下,原來真的那麼堅廷的,胸部相當有手感。小嫻又顧不了我的上下攻勢,身體扭動起來,她一動,我在她下身的手卻有了空隙伸入,手指就插在她的陰唇口,小嫻即時呻吟兩聲,面也紅了對我說:
「真的……請你不要再繼續……我不得了……我……。」
她股起勇氣,雙手把我推開,當然被我立即拉住,反把她逼到車窗的一角,我看著她好像只有害羞而沒有驚慌。她只叫︰「你…你可不……啊啊呀 ~~~」
小嫻背著我,跪在椅上,我一手伸入她屁股的內褲裡,手指向前輕拉拉她的陰毛,另一手就在她的腰間按摸,她的抗拒聲音逐漸變了呻吟聲。我奇怪她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反抗似的,任我玩弄。
我的手輕易地摸到她的內褲褲頭,把兩邊腰間的綁帶鬆去,小嫻似不識反抗的,我就用手從後摸到她的陰唇,小嫻只得哇哇叫著。我把軟棉棉的陰莖拿出,在她屁股間磨來磨去。她突然轉過身來,我也嚇一下,我隨即對她說:「我要妳永遠記得這一晚。小嫻。」
她更害羞的低著頭,就見到我半軟的陰莖。她只是眼大大的看著,沒有叫、只是怕羞,滿臉通紅。
我從來未試過這樣強姦人的,全無反抗,像是自願的。我略為接觸她的陰部,手指就在她的陰戶來回橫掃。
「啊!求求你…啊啊…求你不要用強…輕輕的…啊啊…我…啊……我……」小嫻悠悠的說,而自已的陰道已經分泌密汁,流落我的手指,我把手拉出,把滿手她的黏液放在她面前:「妳看!妳【妹妹】流了很多【口水】啊。」
說罷就把手指伸入她喘氣而張開的口中,小嫻已經舔我的手指,她自願去舔自己的陰液。我又呆一呆,我另一手就慢慢插入她的陰道,小嫻合起眼睛「嗯嗯」發響,我高興了。她的陰道是多麼的濕、多麼的窄,我的寶貝可以「英雄有用武之處」了;我手指撩動處女的肉壁前進,每次微微的移動,她的陰核就傳給她無比的快感,雙腳已經再不想合上。
突然小嫻說︰「你可不可以慢慢來 ,溫柔一點呢!」 我也頓了一頓說︰「好的!妳說點就點。」
雙手離開她的身體,她轉頭微微地扭腰,我抬起已漲的陽具。她一看已目定口呆,她回神後細聲說︰
「是不是很痛的。我好怕痛的。」
「是很痛的,但過了一會就感到很爽的。我會慢慢來,妳忍一忍啦!」妳聽後點點頭。
我見她仍然很驚怕的樣子,我便慢慢的把陽具插入她的陰道。
「呀呀呀!」她叫了,但強忍著痛,但不久她已受不了這刺痛激得仰天張口大叫。嚇得阿達出聲︰
「你咪攪出人命呀,我還要做生意架!」 之後我一句「繼續做你的師機啦。」他便再沒有出聲了。
她雖然已經隆起屁股,方便我插入,而且有很多淫水,可是她的陰道實在太窄了,我得要抓緊她的腰借力,幾經辛苦才插入少半。她抓著我的肩不停叫痛,不停地叫。我不忍心下唯有將肉捧拔出,讓她鬆一鬆。我唯有用手指作動,不斷地挖弄她的陰唇壁,然後再插幾下後拔出,又攪弄一會,又再插。經過足足四次的反復過程之後,她才適應一些。
講真我從未試過對一個女人會這樣關懷的,自已都不知怎解,唯一解釋是鍾情了她?
「爽嗎?」我問小嫻,她立即回答︰「好痛呀!文哥你不要理我的,只要滿足到你的需要!我痛是值得的!」
她用身體來配合我的抽插,雖陽具來回她的陰道已暢順了很多,加上洩出的液體成為了肉棒與肉壁之間的潤滑劑,但她仍然苦著臉細叫著︰「呀!痛呀文哥!插我呀文哥!好痛!好痛呀!」
就這樣幹了十個街口,但小嫻也叫痛,我再不忍把她插了,便將她放下。她己完全沒有力氣,我扶著她坐下,我看著混濁的液體加上鮮紅的血液不斷從她陰道流出,沿大脾流下,我即拿來手巾抹著,免弄污車廂,又俾人罵啦!而小嫻的口和臉龐也是她的口水、眼淚和她的陰液,我亦幫她輕抹。雖然我的大陰莖仍然高高翹起,但我真不忍心再繼續幹小嫻了。
小巴已到尾站,我就把全身無力的小嫻抱出車外去,看街上四處無人,便匆匆將她抱回街角自己的地鋪,打開閘門,放她在帆布床中。看她情況如何,小嫻兩腿中間還是流著陰液,我便伸手輕輕為她按摩著,而我那火熱的陰莖還翹得高高。當她甦醒後見我的狀況後,說出了我意料之外的話來。
她痛得流著眼淚的說著︰「我對你很久之前就有心跳感覺,也認定是你了,但始終沒有表示。但估不到這次撞到你,你會那麼直接的。居然摸………!你…看它漲得血紅得像爆一樣,你是否要再來,你是不是很辛苦!我可忍得住的。你再來吧!」她勉強的把雙腳分開。我心酸的阻止她的行動。
我說︰「我不知怎麼說,但我一見妳就對妳有好感,直至妳嬌弱的身軀被我強弄下仍然強忍,我就知妳也對我有好意,所以我都盡量就著妳來操。但我始終不忍再聽到妳叫痛聲了,算吧!」
她又說︰「我下身不能,但我亦可以幫你發洩!」
我當然明白她的意思。我托起了肉棒在她前面,她伸出小手就不斷在我的陽具摸弄,我亦教她應有的技巧。我知對於小嫻來說,她是很辛苦,所以就想盡快射了便算。
最後事完,便幫她穿回外套,本想送她回家,但想那麼晚,不驚她的家人擔心,便打了電話說她在舊同學處過夜。然後抱回她在布床裡睡。之後我們自然成為真的情人了。而當我說出我的工作性質後,她只是笑笑作罷,因我知她的心與我一樣是深愛對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