補償


「總算到星期五啦。」瑪麗說。
「真是想死我了。」凱文補充道。
瑪麗和凱文正在去餐廳的路上。他們已經說好吃完飯後去看電影。他們都經歷了忙忙碌碌的一個星期,想好好放鬆一下。
凱文開車時還是忍不住盯著瑪麗的腿。瑪麗穿著一對淺黑色長襪,還穿了一對新的高跟鞋,就是這雙鞋讓一米六的瑪麗看起來有一米六八。
「真是性感。」凱文禁不住這樣想。
其餘的部分也不賴。一條黑色短裙緊緊包住瑪麗的臀部,剛剛遮住長襪的上端。紅色的短上衣合身的貼著瑪麗惹火的上身。凱文非常喜歡看到他老婆的乳頭從緊身衣服上向外突出來。很明顯瑪麗在她的披肩長發上下了一番工夫,淡淡的妝也讓她的臉更顯得楚楚動人。凱文對有這樣的老婆感到自豪,也很願意和老婆外出,把老婆展示給人看。
「凱文,小心!」瑪麗喊道。
凱文抬起頭來,發現前面停著一輛貨車。他猛踩剎車,卻已經來不及啦。
「!!!」
「見鬼。」凱文看到他們的車頭插到了前面貨車的下面。【】他真的是沉迷在老婆的嬌軀的時間太長了,以致忽略了路面狀況。車撞的很猛,但是好象並不嚴重。幸好他們都有系安全帶。
凱文問瑪麗「妳沒事吧?」
瑪麗搖頭,略帶驚慌,說不出話來。
這時有人敲著瑪麗那邊的車窗。車窗外站著一個高大強壯的黑人,敲著車窗,示意他們出去。
凱文慢慢的走出車子。他看了一下碰撞的情況,並不是太糟糕。後面的車輛並未受到車禍的影響,照樣繞道前進。
「老兄,真是對不起。」
「對不起?」那黑人叫道,「我這裡有一車的人,他們不能因為你的粗心而有損失。你把我的車弄成什麼樣子啦!希望你有買保險。」
「真是倒楣!」凱文心中暗罵。他的保險三個月前已經過期,保險費又增加,他不願意再付保費,沒想到今天碰到這種事情。
凱文檢視了一下車禍的情況,發現並不是很嚴重,但如果要賠償卻也超出了他現在的經濟能力。
他希望能和那黑人講些道理。「老兄,我現在沒有任何保險,我現在也沒有足夠的現金來賠給你,但是我會分幾期賠給你。」
「別胡扯啦。」那黑人打斷他。
在凱文想繼續勸說時,又有三個高大的黑人走過來。
「雷,到底怎麼回事?」
「他沒有保險,也沒有錢賠給我們。」
雷說,「只好交給警察啦。」
「慢,慢,慢,看看能不能不讓警察來。」凱文急忙阻止道。
他不想再和警察打交道。他的汽車保費的增加就是因為半年前一次意外。那次他有些醉了,開車撞到了路燈。法官重重的罰了他,還禁止他一年之內開車。
如果警察這時介入,他會被取消駕駛照,有可能還會有牢獄之災。更讓他擔心的是朋友有一包東西放在車上,雖然他不知道是什麼,但極有可能是大麻。
「喔!喔!」雷的一個朋友叫道。原來瑪麗從車裡走出來,想看看到底是什麼狀況。
「還好嗎?」瑪麗問道。
「寶貝,看上去不妙哦。」
雷從頭到腳打量著瑪麗,目光慢慢鏽在了瑪麗豐滿的雙乳上,舌頭不由自主的伸出來舔著自己飢渴的嘴唇。另外三個人也目不轉睛的盯著瑪麗。
雷的腦中閃過一個念頭,眼前這家伙很明顯是因為自己的塊頭而不敢發作,自己又有三個朋友,他又不願意和警察打交道,很明顯他曾和警察有些過節。雷知道自己可以從凱文身上得到幾乎任何東西。
「讓你的女人來賠吧。」
「恐怕她也沒有錢賠給你呀。」
「賠不了?」雷冷冷的反問道,
「那不是太糟糕了嗎。」
他的同伴也明白了雷的意思,紛紛在一旁起哄。
「老兄,你老婆可是有別的寶貝呀。」雷又說。
凱文非常討厭雷的語氣,但是又無可奈何。他看到瑪麗焦急驚慌的目光。
「你準備怎麼呢?」凱文問道。
雷朝太陽落山的方向看了一眼,回答道:「只有一個方法,我們今晚有一個聚會,讓你的老婆參加。天一亮,大家兩不相欠。」
凱文知道這些男人想些什麼,他又看到了瑪麗驚恐的目光。他雖然不知道瑪麗是否了解這意味著什麼,但他知道瑪麗嚇壞了。
「我不能這樣對我的妻子。」
類把他粗大的胳膊搭在凱文的肩膀上說:「凱文,處境很困難哦。你賠不了損失,又不願意叫警察。你只有兩個選擇,讓你老婆加入我們的聚會,或是我們叫警察來。」
隨著又奸笑了一下,「你也在被邀請之列。」
凱文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瑪麗在旁邊叫道:「凱文,不要答應。我不想和他們一起去!」
凱文卻什麼也不能做。
他想過跳上車一溜煙跑掉,但是瑪麗卻下了車和他在一起。凱文覺得事到如今,很明顯不管怎樣,他們都會把瑪麗帶走,如果他反抗,很有可能被狠狠的揍一頓。
如果他同意,也許他們會對他客氣些,而且他們說他也可以參加。至少他可以和瑪麗在一起。
凱文默默的考慮了一下,說:「帶她走吧。」
「凱文!」
看到雷和他的朋友們已經走近她,瑪麗總算反映過來凱文用她的身體來補償這次意外了。
她知道凱文還處在駕駛禁令中,她知道凱文處境困難,但她還是抱著一線希望。她真的不敢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她身上。
瑪麗拼命的掙扎,可一點用處都沒有。
雷告訴她,「如果妳聽話,事情會容易很多。」
瑪麗明白那暗示的威脅,只有乖乖的聽話。
上雷的車前,瑪麗看了凱文一眼。凱文只能說『對不起』。
雷把瑪麗推上車,對他一個朋友說:「尼可,你和凱文一輛車,把他帶到地方。」
雷上了車,發動了汽車,他兩個朋友把瑪麗夾在了後座。
凱文和尼可尾隨著。
「你們不會傷害她吧?」
「如果她聽話,我們會對她很溫柔的。」
「你們都要和她做愛嗎?」
凱文戰戰兢兢的問道,一邊覺得恥辱,一邊卻發現自己的陰莖正在勃起。
「我們這樣說吧,我們只是把自己介紹給你可愛的妻子。」尼可淫笑著回答。
一路上凱文不再說話。
十分鐘之後,他們停在了離市區五公里意外的一所舊房子。四周空空蕩蕩,什麼都沒有。
一走進房子,就看到了瑪麗。
凱文問:「你還好吧?」
瑪麗點點頭,很明顯對將要發生什麼感到羞辱。目光也因為自己的丈夫無能把自己逼到了這個地步而充滿了怨恨。
房子非常的小。一進門就是客廳,廳的左邊是廚房,右邊一張沙發靠在牆上。
一直向前是臥室,旁邊有個洗手間。牆上空調悶悶的工作著。房子還算乾淨,但有一種怪怪的味道。瑪麗恨不得馬上就離開。
雷從冰箱中拿出一打啤酒丟給一個叫吉米的。吉米把啤酒打開,然後分給每個人。
雷拉過一張椅子讓凱文坐下,把瑪麗拉到自己的身邊。吉米,尼克和另外一個叫摩根的坐在了沙發上。
雷開始發言了,「瑪麗,我們的聚會開始啦。如果妳放鬆,你會喜歡的。如果妳反抗,結果會很不愉快。記住,妳是我汽車的賠償。明白嗎?」
瑪麗點點頭。她當然明白她是賠償品,但是她真的不知道他們會怎樣對待自己。她只有一種想法,可是卻希望自己是錯的。
雷接著說:「瑪麗,現在回答我的問題,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
瑪麗細聲的回答「我是賠償品。」
雷說道:「正確,美人,那,我們今晚又會做些什麼呢?」
瑪麗停了一會兒,不知道雷到底是什麼意思,「一個聚會,不是嗎?」
「我們在這個聚會中要做些什麼呢?」
瑪麗知道雷想讓她說什麼,臉一下子就紅了。太難為情啦。但是雷點頭示意她趕快給個答案。
瑪麗望向凱文,卻只看到無助的目光。
她只好轉向雷回答道:「做愛。」
「我聽不清楚。」
雷興奮的大聲叫道。
瑪麗已經是淚光滿面啦,可是不得不稍稍提高聲調再說一遍,「做愛。」
雷又笑嘻嘻的問:「聰明的女人。那,我和我的朋友要和誰做愛呢?」
瑪麗已經因為羞辱而漲紅了臉,「是我。」
雷點點頭,接著道:「非常好。為了讓我們更好的進入狀態,希望妳能先把衣服脫掉。」
瑪麗的臉已經紫了。恐懼使她不知如何是好。在他不知所挫時,雷已經開始解開她第一個鈕扣了。
一邊解,雷一邊說道:「寶貝,看樣子妳需要一些幫助。」
在第一個扣子解開後,雷突然把瑪麗的衣服分開,猛的往下一扯,瑪麗的前胸已暴露無疑。
瑪麗被雷的突然舉動嚇壞了,淚水涌了出來,嘴也因為驚慌而合不起來。
「剩下的妳應該自己解決了,明白嗎?」雷惡狠狠的說。
瑪麗點頭,馬上接著解開剩下的扣子。
非常明顯,如果她讓雷不高興,雷就會狠狠的教訓她一頓。她把已經被扯爛的上衣脫掉,露出粉紅色的乳罩。瑪麗豐滿的乳房被乳罩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,乳頭只被遮住了一半。房間裡所有的陰莖馬上長了至少一寸,包括凱文的。
凱文喜歡看到瑪麗的裸體,和她在一起時,陰莖總是硬硬的。就算這時在這種情況下,反映還是一樣,甚至更強烈。
他只希望瑪麗沒有注意到他。
接著,瑪麗脫掉她的裙子,露出粉紅色的內褲。她想接著脫高跟鞋和襪子,但是雷卻讓她繼續穿著。
雷問瑪麗的尺寸是多少,瑪麗輕聲回答道:「37D-23-36」。
一片讚賞之聲湧來。
雷伸出手輕撫著瑪麗仍然被乳罩圍著的左乳,瑪麗卻因為羞辱而把頭轉向一邊。她不想看到任何人,也不想看到凱文。
她知道凱文肯定勃起了。在別的情況下,瑪麗會很欣賞,很高興,但絕對不是現在。
雷把瑪麗的乳罩扯開,露出乳頭。瑪麗粉紅的乳頭已經勃起。
雷看得不由自主的伸出舌頭。
「我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乳頭。現在,跪在地上。」
瑪麗沒有動,她一心只想著趕快離開這個地方。
雷只好把自己動手把瑪麗往下按。
瑪麗因為雙肩被壓的難受,發出輕微的呻吟聲。
看到瑪麗跪下後,雷說:「妳最好合作一些。我討厭什麼事情都要我來幹。妳今晚都是我的,妳明白嗎?」
瑪麗沒有回答,只是用眼神表示抗議。
雷注意到了,大聲叫到「妳明白嗎?」
瑪麗只好趕快回答:「知道。」
雷滿意的說:「現在把我的褲子脫下來,把我的陰莖掏出來。」
瑪麗猶豫了一下,還是服從了。